移动版

A股'雷雨季':富满电子被指造假 还有3.5亿天价离婚案

发布时间:2020-01-16 16:37    来源媒体:金融界

这两天A股的地雷不少。A股逐渐步入到上市公司特别是创业板上市公司的业绩预告披露期,去年A股曾出现过地雷阵,今年是否依然会有类似的情况出现,还有待观察。

1月14日,A股市场表现较为平静,但上市公司“瓜”却多了起来!

先是有上市公司被举报IPO造假,接着东尼电子惊现3.48亿离婚案,天广中茂和吉药控股(维权)等4家公司合计爆出60亿大雷,还有频频上演宫斗剧的上市公司*ST步森(维权)终于被调查了。

随着年报预告披露期的开启,市场是否将进入“雷雨季”呢?先来看看这些瓜的详细情况。

01

富满电子被举报IPO造假

一封实名举报信将创业板上市公司富满电子(300671)推向IPO造假的风口浪尖。

资料显示,富满电子成立于2001年,主要经营集成电路(IC)、三极管设计、研发与生产等,产品包括电源管理类芯片、LED控制及驱动类芯片,主要应用于平板电脑、蓝牙音箱、LED照明灯具等。

富满电子创始人、实际控制人为中国台湾籍刘景裕,他通过持有富满电子控股股东集晶(香港)100%股权,间接持有富满电子59.45%股权。

2017年7月5日,富满电子登陆创业板,保荐人为国金证券、律师事务所为国浩律师事务所、会计事务所为立信会计师事务所、评估机构为银信资产评估机构。

2020年1月10日,微博网友@宋仕强BDS666 开始频繁发布微博,举报富满电子IPO造假,并且表示已向证监会及深交所实名举报,证券期货交易违法线索举报系统已经受理。

而据宋仕强所说,自己正是当年造假的参与者!

不仅被指IPO造假,

还被指抄袭专利、高管乱搞情妇

天眼查资料显示,宋仕强是深圳市金航标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航标”)的实控人,持有金航标90%的股份。

据宋仕强发布在微博上的举报信,富满电子的销售总监陈忠鑫,与宋仕强的邻居付定邦是江西南丰老乡,2017年5、6月份,付定邦找到宋仕强,称受陈忠鑫所托,让金航标与他的公司做几份销售富满电子产品的假合同,富满电子融资用。于是金航标分别与付定邦的深圳市中兴鼎盛电子有限公司、深圳市锦瑞诚科技有限公司签订了几百万的假合同,再与富满电子做连环假合同,供富满电子融资。

除了造假合同上市,宋仕强还在1月12日的微博中指称,陈忠鑫曾对自己举报富满电子表示支持,之后又在刘景裕的威逼利诱下反悔。还宣称陈忠鑫曾爆料,刘景裕在公司中有好几个情妇,有录音为证。刘景裕还要求付定邦做伪证,被付定邦拒绝,同样有录音。

宋仕强:大不了玉石俱焚

而宋仕强之所以选择实名举报,并不是因为“良心发现”,而是为了报复。

宋仕强在14日的微博中称,金航标2018年在富满电子定制了 200多万元的货品,但有一部分产品有轻微的瑕疵,以致货款回收不了,导致金航标损失70万。找福满电子协商,富满电子不仅不予理睬还发起恶意诉讼,冻结了宋仕强的个人资产。

宋仕强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卖掉房产支付富满电子货款。目前还有欠款约8万元,是为了让富满电子给个说法。但富满电子却在过年前再次冻结了宋仕强的公私账户,金额约11万元。

一怒之下,宋仕强将“丑闻”揭开,宣称“大不了玉石俱焚”。

宋仕强对21世纪经济报道称:

“本来他(产品)有质量问题,我要扣他的钱,他不同意,怎么能叫欠款呢?本来是一百多万,后来我卖了一套房子还他货款,现在还有8万元左右。”

“就几万元的事情,就封了我的账号,做事不厚道,我就是要报复他。”

14日早间,富满电子发布公告称,宋仕强本人及其任法人代表的深圳金航标拖欠公司货款,公司通过法律手段对此债权进行追偿,宋仕强及金航标拒不履行还款义务,反而恶意举报不实内容,已提交了名誉权纠纷的相关诉讼材料。

面对富满电子的否认,宋仕强再次发微博回应称,对富满电子涉嫌违法犯罪的证据已经有大的突破,接下来会将证据交给公安机关。

“那没问题,我愿赌服输。当时我也犯了错,我就承担责任啊,但是他们错误更大啊!”宋仕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并不惧怕自己被牵连其中。

从1月8日开始,富满电子已经经历了5连跌,14日下跌3.4%,报21.81元。

股价腰斩、股东减持、业绩变脸...

作为外人只能吃瓜看戏了,但对于买了富满电子股票的中小股东们而言,如果富满电子IPO造假被坐实,那又要遭殃了。

这家2017年7月5日才上市的公司,上市也才不到3年,不仅股价已经较高点腰斩,公司大股东也在频繁减持。

不仅如此,公司实控人刘景裕还频繁的以为公司融资为名进行关联交易和担保,同时还对外质押公司股份。

另一方面,再看富满电子的财务数据,上市前及上市当年业绩表现堪称完美,但是在IPO次年业绩却突然变脸,从2017年52.96%的增速变成2018年下滑7.90%,2018年扣非利润更是大幅下滑超2成。

2019年前三季度净利润更是下滑50.12%,扣非净利润下滑67.33%。

小编提醒一句,不管这次举报的富满电子IPO造假是否属实,到了现在,确实应该对那些上市后业绩突然大变脸的公司引起关注了。

02

3.48亿天价离婚案

1月14日晚间,东尼电子(603595.SH)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沈晓宇已与张英签订《离婚协议书》并进行了相关财产分割。沈晓宇先生将其持有的1290.15万股股份转至张英名下。沈晓宇持有的股份均为有限售条件流通股,张英将继续履行股份锁定、减持等承诺。

本次权益变动后,沈晓宇持有东尼电子3870.46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8.08%;张英持有公司1290.15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6.03%。

东尼电子1月14日收于26.98元/股,以此计算,股份市值达3.48亿元。

刚上市的时候,东尼电子曾是当年次新股里面的大牛,最高涨幅接近5倍。但随后业绩开始下滑,2018年净利润下滑33.44%。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4.49亿元,同比下降37.22%;净利润亏损1.73亿元,同比由盈转亏。其中,计提各项资产减值损失共计1.85亿元。

公司方面曾表示,是国际大客户无线耳机无线充电材料的主力供应商,拥有超过一半的份额。公司在无线充电方向亦有布局。

事实上,在此之前,在差不多的时点,也出现过类似的离婚案,如2018年12月底的梅轮电梯、爱婴室。当时有人质疑离婚是为了减持或者别的目的。但并未有实据。不过,离婚案出现之后,两家公司的走势倒有几分相似,都在底部盘旋许久。

细数A股的天价离婚案:

2020年1月14日

东尼电子(603595.SH)公告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沈晓宇已与张英签订《离婚协议书》并将持有的1290.15万股股份转至张英名下。以当日收盘价计算,股份市值达3.48亿元。

2019年9月10日

沃尔核材(002130.SZ)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周和平就离婚财产分割事宜,将所持的1.82亿股股份过户给前妻。按当时市值计算,相当于9亿元左右的“分手费”。

2018年12月21日

爱婴室(603214.SH)公告称,股东郑大立因婚姻关系分割股份390万股给杨清芬,占公司总股本的3.9%。按当日最新价,市值接近1.68亿元。

2018年12月

梅轮电梯(603321.SH)董事王铼根将其持有的公司1309万股股份转让给了屠晓娟女士,当时市值约9725.87万元。

2017年10月

唐德影视(300426.SZ)二股东赵健因婚姻关系解除,将其所持1921.32万股公司股份(占总股本的4.81%)分割给妻子陈蓉。当时市值约5.2亿元。

2017年1月

一心堂(002727.SZ)实际控制人阮鸿献与刘琼夫妇办理离婚手续。当时二人持股市值分别为37亿元和20亿元。分割后,阮鸿献、刘琼持股数量不变。

2017年1月

梦洁股份(002397.SZ)董事长姜天武与妻子伍静签署了《离婚协议》,将1.27亿股股份分割过户至伍静名下,市值约10亿元。

2016年12月28日

汤臣倍健(300416.SZ)公告,其董事汤晖与老婆黄琨离婚。汤晖将其持有的汤臣倍健2224万股股份中的1406.4万股分割给黄琨,当时价值1.7亿元左右。

2016年9月

昆仑万维(300418.SZ)董事长周亚辉将其直接持有的昆仑万维2.07亿股分割过户至前妻李琼名下。分割完成后,李琼合计持有昆仑万维约2.98亿股,市值超过78亿元。

2016年1月28日

电科院(300215.SZ)公告,实控人胡醇拟无偿划转3200万股(占总股本4.44%)股份给王萍,理由是离婚财产分割,当时这笔分手费价值3.56亿元。

03

60亿大雷

随着年报披露时间越来越近,近期也有不少上市公司的2019年业绩出现“爆雷”情况。

继*ST盐湖爆出史上最大亏损额后,14日晚间,又有多家上市业绩出现大幅亏损。

其中包括天广中茂、吉药控股、*ST保千(维权)、时代万恒。全部算起来,预计要亏损60亿,他们的股东户数加起来也有17万户。

天广中茂再度业绩大变脸

昔日十倍牛股市值快“亏没”了

继2018年的业绩大变脸后,天广中茂2019年的业绩再次上演同样的戏码。

1月14日晚间,天广中茂发布2019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之前预亏1.81亿元-3.16亿元,修正后预损21.58亿元-30.47元,上年亏损4.515亿元。

为何出现这么大的亏损?

据公告,全资子公司广州中茂园林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工程存货及公司2015年收购全资子公司广州中茂园林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与电白中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时所形成的商誉存在明显的减值风险。

天广中茂原名天广消防,此前主要以消防产品和工程为主业。公司在2010年11月份登陆中小板上市。

经过一系列并购等操作,天广中茂主营从消防产品转到园林建设,股价在2012年至2017年5年间翻了近10倍,成为曾经的大牛股,但也因跨界并购埋下隐患,如今经营性现金流连年为负陷入债务危机,股价也一泻千里仅剩一块多一股……

截至最新收盘,天广中茂A股市值仅剩下36.89亿,也就是说2019年的亏损差不多要把市值都亏没了。公司的股东户数仍高达5万。

吉药控股预亏损15亿

又是商誉减值!吉药控股14日晚间披露2019年度业绩预报,公司预计2019年亏损15亿元-15.05亿元,上年同期净利润2.17亿元。

至于亏损的主要原因:公司2019年预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5.5亿元左右;预计计提坏账准备金2.8亿左右;预计存货损失2.83亿元;预计计提在建工程减值准备1.5亿元等。

吉药控股此前上演一场被市场视为“蛇吞象”的药业并购大案,却连续遭遇收购方打脸、交易所质询后,最终被监管部门确定为上市公司自导自演的大戏。

11月27日,吉林证监局官网挂出一则处罚决定书显示,吉药控股在发布公司与修正药业集团重组事项终止公告时,额外披露“仍将继续推进购买修正药业100%股权事项”的信息。而这一信息也让吉药控股股价出现连续两日涨停行情。

经过证监会调查才发现,吉药控股“继续推进收购”的表述与事实不符,公司存在误导性陈述。最终,吉药控股因信披违规被证监局处以责令改正的警告措施,并处以60万元罚款,而董事长、董秘及财务总监三大高管也齐齐领下罚单。

除了这次乌龙的收购公告之外,吉药控股此前也有过多次资本运作的案例,但频繁收购动作背后,公司的业绩却始终未见起色。

据吉药控股2018年年报显示,吉药控股在2018年内先后收购了金宝药业、辽宁美罗、远大康华、亚利大胶丸和普华制药,耗资近10亿元,新增商誉金额8.54亿元。

但收购的资产却并未给吉药控股带来过多的利润贡献,反而成为公司财务表现的“拖累”。据吉药控股最新半年报预期预计,公司的归母净利润约为1500万元-2500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80.08%至66.8%,业绩下滑明显。

截至最新收盘,吉药控股市值仅有26亿,股东户数近1.8万。

*ST保千预亏8.8亿-10.2亿,或被终止上市

*ST保千1月14日晚间发布2019年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8.8亿元-10.2亿元,上年同期为亏损16.89亿元。

*ST保千表示,2019年度,公司资金紧张的情况仍未改善,生产经营未能全面恢复正常,导致业务发展缓慢,盈利能力不足,且公司债务利息致使营运成本高企,因此报告期内未能实现盈利。

同时,2019年度中小投资者对公司提起的诉讼案件持续增加,公司对相关未判决案件的诉讼赔偿费用计提了预计负债;公司下属子公司涉嫌由原实际控制人庄敏主导下为12家企业共计12笔借款提供担保,公司此前已将被划转的1.98亿元进行计提,公司对剩余可能被继续要求履行偿还责任的违规担保计提了预计负债。

因连续两年净资产为负,且被审计机构连续两年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意见,*ST保千股票已于2019年5月24日被暂停上市。

*ST保千称,据目前公司财务部的初步核算,公司2019年期末净资产可能继续为负。同时,据公司与审计机构的初步沟通,公司2019年度财务报告可能继续被出具非标准审计意见。根据相关规定,公司股票可能被终止上市。

最新数据显示,*ST保千股东户数仍有9万多。

时代万恒2019年预亏2.59亿,或将被ST

时代万恒发布2019年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19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59亿元。而2018年上市公司业绩亦是亏损1.75亿元。

作为一家东北老牌贸易公司,近年来,时代万恒先后涉足房地产、林业、新能源电池行业,但是转型背后,目前公司业绩却未见起色。

公告显示,时代万恒控股子公司九夷锂能2019年预计亏损3.83亿元。其中预计九夷锂能经营亏损8500万元左右,加之该公司资产减值迹象明显,且业绩在短期内无法实现根本性好转,时代万恒初步确定计提固定资产减值准备约2.98亿元。

时代万恒表示,九夷锂能对电动工具锂电池的技术难度、产品目标市场认证时间长及产品认证程序繁杂等方面估计不足,致使产品订单受到较大影响,产能利用率不足;同时由于竞争加剧,该公司产品价格低于预期。

2018年,时代万恒经审计的净利润为-1.75亿元。倘若2019年经审计的净利润仍为负值,根据相关规定,公司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最新数据显示,时代万恒的股东户数有1.37万户。

04

还有公司1天发布3份被查公告

问题公司*ST步森(002569.SZ)也不甘寂寞,一天之内收证监会下发的立案调查书都收到手软。

据上述三份公告,重庆安见汉时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安见”)、浙江步森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上海睿鸷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上海睿鸷”)皆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等有关规定,被证监会离案调查。

据相关规定,若信息披露存在重大违规,上市公司也会存在退市的可能。

去年9月,*ST步森的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以“闹剧”收场。

当时,因股东东方恒正有关人员的干扰和压力,导致见证律师无法正常参加,股股东大会取消,择日另行召开。这次临时股东大会本来要审议关于罢免董事长、公司前实际控制人赵春霞以及封雪等8名董事或监事职务的议案。

东方恒正持有*ST步森16%的股份,为该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其所持的*ST步森16%的2240万股股票,系通过司法拍卖得来的,原属于*ST步森控股股东重庆安见汉时科技有限公司。

但彼时,公司董事会成员均由重庆安见提名,通过股东大会选任,公司实控人仍为赵春霞。赵春霞通过上海睿鸷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间接持有上市公司13.86%股份,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直到9月中旬,*ST步森公告,包括董事长赵春霞在内的6名非独立董事及2名监事向公司递交了书面辞职报告,均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相关职务。除封雪将继续履职总经理外,其余人员将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东方恒正才真正获得控股权。

而此次调查亦是针对原大股东和上市公司。从目前的情况来看,*ST步森能否保壳实属难料。若2019年无法扭转,该公司将连续三年亏损,暂停上市难以避免。

05

商誉减值潮来袭,如何把握A股?

从现在开始,A股逐渐步入到上市公司特别是创业板上市公司的业绩预告披露期,去年A股曾出现过地雷阵,今年是否依然会有类似的情况出现,还有待观察。

不过,从商誉的情况来看,雷可能还是少不了的。因此,A股市场可能也会因此经历一些“雷阵雨”。不过,现在的市场气氛要好过去年同期,因此节前仍可能以“雨晴交替”出现的行情为主。

“整体来看,被并购标的业绩承诺不达预期、承诺期后业绩滑坡是上市公司形成商誉减值的主要原因,我们预测2019年A股上市公司的商誉减值风险会低于2018年,但个别板块上市公司的‘爆雷’风险仍然需要警惕。”

“目前对于商誉占净资产规模较高的个股,我们都建议采取回避的态度,并购重组的高峰期主要在2014-2016年,过去两年风险已经释放得比较充分了,但在部分成长板块仍有较高的存量商誉风险待消化。”

1月14日,上海一家中型券商策略分析师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

Wind数据显示,截至1月14日,已经有759家上市公司预告了2019年业绩,其中93家上市公司业绩预减,129家企业亏损,业绩“报忧”的上市公司企业合计占比近三成。此外,还有97家上市公司业绩不确定。

而在业绩表现不佳的上市公司中,资产减值损失,包括外延并购带来的商誉减值损失集中计提是重要影响因素。

值得一提的是,上文提到的不少受商誉拖累的上市公司,在业绩“爆雷”之后,股价却并未出现明显波动。

如汤臣倍健1月以来累计上涨8.41%,东华软件1月以来上涨22.87%,有不少市场人士指出,大额商誉减值之后,利空出尽,来年上市公司能够“轻装上阵”,业绩增长可期。

“商誉的减值测试,是一个操作空间很大的项目,因为企业价值的评估很难判断。存在企业将潜在开支一次性计提,并冠以‘商誉减值计提’给财报洗澡的可能。这样来年,只要稍有利好,财报预增幅度巨大,尤其是轻资产公司,未来甚至可能走成大牛股。”华南一家会计师事务所会计师对记者指出。

整体来看,市场人士普遍认为,2019年的商誉减值风险相比于2018年有所好转。

广发证券策略分析师戴康指出,2018年报A股商誉减值创下历史新高,引发市场极大关注,原因除业绩承诺到期压力创新高和经济迎来下行拐点外,市场容易忽视政策的影响,预计在监管加强之下,2019年商誉减值在业绩预告中预先披露占比将继续提升。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